多元化发展成为直播行业生存关键

【2019-06-13】

  公募基金的下一个二十年,将围绕着养老、科创、智能投资等展开,对此,“养老与基金高峰论坛”4月23日启幕,多位行业大咖齐聚共议未来,思辨如何更好的建设第三支柱养老金、夯实资产管理、支持科技创新!【详情】

  2019年3月30日,熊猫直播官网发布公告,宣布熊猫直播正式关闭。熊猫直播在公告中表示,“很遗憾作为熊猫守卫者,我们将正式与大家告别,从2015年9月21日熊猫直播进入内测开始,至今已运行1286天。”与熊猫直播命运相反的是,几乎是同一时间成立的映客,于2018年在香港上市,成为港股娱乐第一股,同样是以游戏直播作为主营业务的虎牙直播,也于2018年在美国上市。实际上,直播行业资源向头部聚集的现象早已出现。而熊猫直播的倒下或许意味着,在资源更加集中的背景下,头部企业的竞争也在加剧。

  熊猫直播诞生于直播行业开始兴盛的2015年。有数据显示,直播平台快速扩张的2015年至2016年,共有超过700余家网络直播平台先后上线亿元,其中大型直播平台每日高峰时段同时在线万人,同时进行直播的房间数量超过3000个,日活跃用户量高达2400万。直播内容涵盖游戏、户外、美食、体育、影视、二次元等上百种内容。2018年,投资寒冬给直播行业带来不可忽视的影响。IT桔子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9年3月,直播领域共计发生148起投资事件,涉及交易金额达70.30亿元。2015年和2016年是投资的高峰时期,共计发生超过80起投资事件,涉及交易金额超过25亿元。但在2018年之后,直播平台融资案例和融资金额都开始呈现下降趋势。中商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9年至-2024年中国网络直播行业市场前景及投资机会研究报告》显示,从体育、游戏、真人秀、演唱会四个细分内容领域来看,游戏直播用户使用率基本稳定,体育直播用户使用率略有下降,演唱会、真人秀直播用户使用率分别下降6.2个、8.8个百分点。2018年年初,直播平台吸引流量更为困难,各大直播平台投入大量财力,先后推出直播答题的方式吸引用户。也正是2018年,两极分化逐渐显现,一端是大的平台上市融资、出海发掘流量,另一端则是小平台面临倒闭、被收购的境地。

  几家上市的直播平台也并非高枕无忧。2019年3月,映客、陌陌、欢聚时代相继公布了2018年年报。从年报数据来看,陌陌、欢聚时代都保持了百亿元级营收能力,同比增长速度分别达到51%和36%,而映客营收仅为38.61亿元,同比增长为负。从利润上来看,泛娱乐直播平台陌陌2018年净利润为28.16亿元,实现了31.8%的同比增长;而映客与欢聚时代均出现了负增长。另外,从虎牙直播单独公布的财报数据来看,2018年,虎牙营收实现了113.4%的增长,而净亏损则达19.38亿元,同比下跌2293%。艾媒咨询数据显示,从2017年到2020年,我国在线%。同时,网络直播行业2018年12月渗透率为18.7%,同比下降3.1%,而全年渗透率仅保持在20%左右。对视频直播带来巨大压力的正是短视频的兴起。数据显示,2018年,短视频行业的渗透率从年初的35.2%增长到62.2%,更加挤占了用户使用互联网的时间。为了赚取眼球,不少主播在直播中打“擦边球”,引起了监管层的注意。2018年6月29日,文化部关停了12家网络表演平台,虎牙、YY、秒拍等30家内容违规平台被查处。2018年8月20日,工业和信息化部等六部门联合下发了《关于加强网络直播服务管理工作的通知》,直接要求直播平台使用用户实名制,加强网络主播管理,建立直播内容监控、审查制度和违法有害内容处置措施。

  2015年开始,随着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深入发展,一大批依靠互联网的创业公司兴起,而我国巨大的人口红利又为创业公司的前期发展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动力。不少创业公司在创业前期通过大量烧钱提高关注度上带来了短期内火热现象,但创业公司长足发展终究要回到自身盈利能力上来。直播行业盈利模式从建立之初就存在单一化的问题,直到今天,用户打赏依然是众多直播平台收入的最主要来源。各直播平台年报数据显示,映客、欢聚时代、陌陌的直播营收分别占到总营收的96.59%、94.39%和79.39%。而随着用户的分流,单个平台盈利能力下降几乎是必然的。盈利模式单一,主播资源成为直播平台盈利的关键因素。动辄上千万元的签约额也成为直播平台的主要支出之一。映客直播IPO招股书显示,2017年,映客主播及主播机构的成本支出在映客的总支出中所占比例已经超过56%,达到22.13亿元。花大价钱买主播,在融资中断之后无法自己造血,成为众多直播平台面临的困境,也是熊猫直播倒闭的根源所在。为了生存,各大平台也尝试了多种方式,开辟更多的营收来源。腾讯新闻和数可视联合发布的数据显示,当前直播行业的观众主要分布在三线%;其次为一线%。整体来看,二三线城市或为其带来更多的流量红利。业内人士表示,很多直播平台只有流量,却不能将流量变现。在海量用户资源的基础上,其实可以进行很多多元化的尝试,让流量变现。直播平台应进行多元化的尝试,以“直播+”的形式获取更多切入口。此外,也可以通过资本运作推动网络直播行业加快转型升级,孵化出更多的垂直平台。